影创科技给出了它的答案:采用XR(Extended Reality,扩展现实)设备,让更多硬件厂家方便、低门槛地进入这个行业。

尽管当前“元宇宙”概念已经火热,但以Oculus为代表的头部VR/AR厂商,都是独立的硬件开发商、封闭的软件生态系统。而行业须要有一个像安卓或者像当年Windows这样的方案,才能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

如果说,元宇宙的本质在于构建一个与现实世界持久、稳定连接的数字世界。那么在影创科技创始人孙立看来,这个数字世界所带来的机遇是空前的,涵盖MR(混合现实)、AR(增强现实)以及VR(虚拟现实)等细分领域的XR(扩展现实)赛道拥有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潜力。

孙立认为,XR设备之于元宇宙,就像手机、电脑之于互联网,是元宇宙的入口,也是影创现在倾力把握的“下一代平台级机会”。

2014年,影创科技诞生。影创科技是一家专门从事MR(混合现实)、AR(增强现实)、以及VR(虚拟现实)智能眼镜整体软硬件研发的企业,以AR终端设备为主。到2017年,影创又进入VR领域,主要是向国内下游的VR品牌商输出产品方案。

刚进入行业时,孙立带领团队体验了包括 Google Glass在内的市面上所有核心产品,发现它们局限的同时,也感知到了其背后藏着的巨大市场潜力,“如果能把谷歌眼镜的视场角做大,然后把空间性的交互做起来,这个东西就能够成为下一代的交互平台。”

从那时起,“将影创打造成下一代平台时代的微软”这一目标就在孙立心里埋下了种子。

到目前为止,尽管具体的业务重点一直跟随环境变化和技术发展时有调整,但影创始终在向这个终极目标努力。

现在,终局尚未到来,但影创的成绩已是有目共睹了。“无论是技术还是出货量,我们基本都可以排到全球第二,第一是Meta。”数据显示,影创的XR设备总出货量居于国内首位,全球第二,已掌握数百项相关专利。现在,凭借出色的业绩,影创的估值也随之上升至准独角兽的水平。

市场在影创身上看到的,是足以穿越周期的定力与实力。对未来目标的笃定和对趋势的精准判断,让影创在浮躁的市场背景下俯下身来深耕技术壁垒,也拥有了对抗周期的能力。

以史为鉴,看到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影创在克制之中的成长中颇有着“逆周期”意味的表现——创立之初,VR比AR更火爆时,孙立选择在AR领域持续深耕;而当AR越来越受关注时,孙立又返回来将VR作为阶段性聚焦的重点,把AR技术降维应用到VR领域,开放授权给VR厂商,为他们提供服务。

“我们在VR的低谷期进入了这个领域,并且很好地输出了我们在 AR 中积累的技术,快速实现了商业化应用。”在孙立看来,VR的整体发展会比AR快两三年,所以在 AR 还处在一个技术储备或者 ToB 阶段的时候,VR在C端的产品已经开始起量了。“任何新的技术发展都符合Gartner曲线图的规律,技术最热的时候并不是它最成熟的时候。”孙立始终对行业的骤冷极热保持着高度清醒,不在行业大火时扩招,也没有在行业遇冷时裁员。事实上,无论从营收还是人员增长来看,影创的发展的确没有受到周期的影响。与影创相反,当年跟着风口大造声势,以营销和讲故事为凭获得大笔融资的同行公司,如今很多都已经销声匿迹了。

正是因为看到了行业发展的趋势与本质,当面对无数的阻力和诱惑时,孙立没有动摇,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节奏,将影创努力的方向聚焦在技术和产品上,“就算烧钱获得了用户,如果产品体验不行,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孙立看来,现在的 AR 产品对于 C 端来说都还是20-30分,是完全不及格的;而 VR 产品可以做到 60 分的水平,更遑论几年前了,“所以离几千万几亿的用户,还需要很多时间。”

7年的打磨与耕耘,让影创挖好了一条足够深的护城河。这条护城河就是技术与市场的双重壁垒——作为VR/AR产业链的核心企业,影创在核心技术层面实现了众多突破,包含硬件(衍射波导光学镜片、光芯片、光学模组、纳米压印设备等),软件(操作系统、算法、SDK、云渲染等)各方面,填补了行业多项空白。

当然,任何复杂的技术,只要给到足够的时间、人才与资金,竞争对手总有能突破的一天。但当竞对技术足够成熟的时候,市场身位可能早已不一样了。这也是影创现在的底气。

“如果对手要抄我们的技术,可能只需要两年的时间,但市场不会等两年,所以很多人根本就不在这个赛道上。目前我们几乎是唯一一个能够提供XR核心技术的玩家。”孙立表示。

这一规律,不只是对影创的对手们适用,对下游硬件厂商也是适用的。当一个硬件厂商选择自己投入VR设备研发时,对手可能早已经推出了几代产品,抢先占领了市场。

所以,拥有XR核心技术的影创占据有利位置,打造的生态非常开放,任何硬件厂商或者互联网厂商都可以跟影创合作来打造自己的终端产品。

影创的影响力,就在这样的开放生态里悄然成长起来。作为少有的“逆周期”企业,影创可以从容走过2017年的寒冬,也有理由走向更远的未来。

影创所坚持打造的开放生态,是它与较为封闭的Meta相比,在商业模式上最大的区别。

孙立认为,这个打法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以手机市场为例,在中国,无论是采用安卓还是IOS系统的品牌,都没有办法在市场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份额,XR市场同理。

“对于国内的其他厂家来讲,我们采用类似于安卓的开放式打法恰恰符合了国内的现状。我们不需要在价格上去跟苹果或者Meta竞争,只需要在产品品质上不输于他们。”

影创的玩法是将底层技术和系统授权给厂商使用,“如果跟安卓与IOS所占的市场份额类比,我甚至认为我们这种开放生态能够占有80%的份额。”

现在,国内大部分XR硬件厂商选择了和影创合作,这是影创要成为“微软”的必要一步。

为此,影创在专注自身技术的同时,也在马不停蹄地布局上下游产业链体系。公司不但在硬件、系统、人工智能算法、芯片设计和生产等方面长期进行科研投入,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知识产权体系,还打破了一系列量产环节的瓶颈。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个环节就是与高通达成合作,共同推进国内XR内容生态发展;以及研发和搭建了MR设备的光学系统供应链,这在国内尚属首次。

可以说,从零部件、主板设计、整机生产到解决方案,影创为行业提供的是一套完整的生态服务,具备了一个平台级企业的雏形。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影创的业务是毫无重点的眉毛胡子一把抓。在生态开放的基础上,战略聚焦是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侧面,“正确的战略聚焦为我们带来非常大的收益。”

首先,聚焦技术是影创贯穿始终的坚持。孙立一直强调,“我们并不是一家集成商,专注于技术的研发是我们的特色。”影创科技董秘陶涛也曾介绍,在VR/AR这个平台上,算法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目前国内企业里,应该是VR/AR算法矩阵最完整的一家企业”。在视觉加AI人工智能的技术路线基础上,影创覆盖的算法包括了VR领域常见的空间定位、6DoF手柄;AR领域的自然手势识别、云地图采集等等。

另一个聚焦则是聚焦行业。在AR应用行业的选择上,影创一直在做减法,如今将目光主要锁定在了教育、工业、文旅、医疗和体育竞技这五大行业。

整体来说,发展到目前的影创一直在聚焦B端业务,与整个行业共同成长。当然,它也在期盼着随着技术、内容与产品的成熟,以及字节、腾讯等大厂下场布局,VR/AR消费级市场的真正爆发。到那时,影创的发展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初三毕业的暑假,孙立设计了一款游戏外挂软件,没想到一下就卖掉了,创收3000元。在2001年的3000元,对一个中学生来说可谓巨款。当这笔信封包着的“巨款”被从楼下的邮箱中取出来,孙立的父母震惊了。

大学刚入校,孙立就开始和舍友一起做社交网站。2008年,孙立又基于人人网(当时还叫校内网)做了一款叫“鲜花物语”互动性应用程序,又成功被游戏公司看中收购了。孙立于是跟着加入游戏团队,共同参与了开心农场的研发。

这是孙立的第一份“工作”。尽管收入颇丰,并且也有一点小股份,但这份工作还是让孙立意识到,其实他更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这是他内心真正的“使命召唤”。

然而,考验很快就来了。在第一次创业团队扩张的关键时期,由于过分纠结估值以及对融资节奏的把控出现失误,这家游戏公司整体发展变慢不说,甚至还引发了大裁员。

“当时我正在希腊蜜月旅行。在地中海的游艇上,我完全没有办法陪家里人。我老婆问我在干什么?她看我手里拿着一张纸,一个一个写名字。其实我在列裁员名单。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不得不做这样的决定。”

经历了如此巨大的痛苦,在此后的企业经营中,孙立也有了显著的成长,在融资节奏的把控和对团队规模的控制日趋成熟。

此后,孙立不再仅仅埋头于做技术,而是开始思考和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行——如何融资?如何盈利?如何制定策略?但更重要的是,让他找到了新的创业方向。

“这些经历,为我后面成立影创做了一个很好的经验积累。当时,我觉得游戏公司的天花板很低,很难达到自己所憧憬的大平台高度。”

于是,2014年,孙立以1.5亿的价格卖掉了公司,从游戏行业跨到了扩展现实领域,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影创诞生了。

2015年,很多公司就宣称,一年时间用户要达到1000万、2000万,然后大肆招人融资。而技术出身的孙立认为那时候的产品离用户能够真正接受并去使用还早得很,因此表现得极为克制。

后来事实也证明这样是对的。“如果当时拿了钱,在那样浮躁的环境下,可能会在压力下被迫烧钱烧出几千万用户,而导致更核心的研发被搁置。”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吹过离谱的牛,也没有以高得吓人的估值拿大笔融资然后烧掉,影创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获得了投资机构的青睐。

当初跟影创接触最多的华映资本主管合伙人章高男表示:我们最初投资影创科技,是因为它是一个AR和MR的公司,而不仅仅局限于VR。AR和MR是一种根本性的、交互方式全方位的改变。不仅仅是对娱乐,对工作和生活都将产生剧烈的影响。

对影创来说,华映也是一个高分的选择。“章总和华映都非常专业,关于技术上的问题能够很快做出准确的判断。我们接受投资也要看机构和我们的理想与目标是不是合适。”

另外,以数字文化内容投资起家的华映,能为影创带来的资源补充也为影创看重。事实上,基于华映的活动和介绍,影创已经与华映生态的一些内容项目展开了合作。

“资本对企业来说应该是实现理想的助推剂,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投资机构,才能够让我们实现理想的速度变得更快。”孙立表示。

“终局是确定的,但创业的过程和策略是要根据环境、竞争对手和整个行业技术发展的情况不断进行调整的。”过去的1-2年,行业不断变化,元宇宙正成为大家共同追求的目标,孙立谈到,目前,影创的业务发展和融资节奏也在加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