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分享他对元宇宙看法时,说他不希望它成为一个“围墙花园”,而是一个更大的开放生态系统。这是扎克伯格对苹果及其封闭的生态系统很微妙的反讽。实际上,微软、Meta、英伟达等美国科技公司在拼命争夺元宇宙的背后,其实就是以其之名打造属于自己的“苹果商店”。

近日,苹果明年计划推出AR眼镜的新闻着实让业界兴奋一阵子,但库克对元宇宙“欲说还羞”的模棱两可态度,又一下子浇灭了人们的热情和期待——元宇宙“去中心化”的特征与苹果封闭生态显得格格不入。但元宇宙之于苹果,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如果苹果在未来十年用AR来取代iPhone,考虑到iPhone用户超10亿,这意味着未来十年苹果将销售10亿台AR设备。AR被誉为元宇宙的入口,即使库克刻意疏离,但元宇宙仍然会踏步而来……

自从扎克伯格提出元宇宙战略并将Facebook改名为Meta之后,各类公司都因蹭上元宇宙的热度而股价飞涨。与大多数公司不同,苹果对“元宇宙”一词则是敬而远之。

“我会远离流行词语。”苹果现任CEO库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元宇宙表态说,“我们只叫它增强现实(We just call it augmented reality)”。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教授、沉浸式交互动漫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翁冬冬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库克对元宇宙的排斥或许来自对竞争对手Meta的敌意。民生证券通信、元宇宙首席分析师马天诣在接受《中国电子报》采访时也表达出相同观点,苹果在全球的手机等硬件产品的销量依旧遥遥领先,相比Facebook遇到流量增长瓶颈,苹果无需进行如此大的战略转型。

另一种产业声音却认为,排斥元宇宙是库克在放烟雾弹。元宇宙,苹果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马天诣推测,“不排除苹果在等待一个(在元宇宙领域)厚积薄发的机会”。

“厚积薄发”或许就一直烙印在苹果公司的DNA里。以改变整个智能手机发展进程的iPhone为例。iPhone的诞生几经波折,最早可追溯至1980年代办公室触摸屏电话、在代号为“紫色二号”的智能手机项目中涅槃。自2007年1月9日乔布斯发布 iphone 2G之后,iPhone才一代代更替升级。

最值得回味的是,在一篇解密iPhone研发历程的文章曾提及一段未得到考证的插曲——2004年初,当记者询问乔布斯“苹果是否有推出自己手机的计划时”,乔布斯的回答是“没有。”在宣布进军元宇宙那一刻之前,苹果和库克也只能“远离”它。

相比iPhone,苹果筹备AR头显也超过十年。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0年起,苹果申请超过2000项AR/VR的相关专利;苹果投资或收购超过20家AR/VR业务相关公司,领域横跨仿生芯片、超宽频芯片、传感器、Micro LED屏幕、光导波、可追踪定位的空间声场技术等领域。对于VR/AR,苹果显然积淀颇深,也早有伏笔。

“虽说风口上的猪都能飞起,但苹果很可能会因为飞的不够高而被指责。”GfK高级分析师侯林在接受《中国电子报》采访时表示。马天诣则认为:“苹果或许不愿在新技术未完全成熟之时刻意表态,因为一味地追求概念而削弱了用户在其产品上的整体体验。”

此外,苹果非常在意一件产品失败对公司股价可能造成潜在影响。“作为上市公司,若苹果某一款新产品上市后反馈较差,对于股价的影响可能需要2-3款正常产品才能抵消。”侯林说。

显然,业界对于苹果有更多期待和更严苛的标准,这也让苹果迟迟没有明确对元宇宙的暧昧态度。但正是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愈发让人好奇——苹果究竟将打造怎样的元宇宙?毕竟借助AR眼镜和手机形成的生态,苹果积累了进入元宇宙的足够资本。苹果AR头显将专注于游戏、媒体消费和沟通交流。这与元宇宙的愿景重合度较高。

专家推测,苹果的元宇宙是泛娱乐化的、每天用户都能使用到的。“像iPhone和Apple Watch一样,苹果想要将AR头显打造成一个人们每天都会使用的消费电子产品。”翁冬冬认为,苹果在发售AR头显时会随之首发若干个实用性较强的应用,增加产品和用户之间的联系,比如AR导航、沉浸式影视等成熟应用。

“无论是元宇宙还是VR,游戏都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侯林表示,若打造元宇宙,游戏是苹果绕不开的线年,苹果在APP Store的基础上推出更加Apple Arcade服务(游戏订阅服务),尽管服务推出后不温不火,苹果反而持续投资,有可能就是为AR头显推出打造的强场景。

据介绍,Apple Arcade用户在支付订阅费用之后便可畅玩其中的所有游戏,无需再另行购买。此外,所有游戏都可离线运行,而游戏进度也能够跨设备进行同步。这一服务将成为吸引用户频繁使用AR头显的重要因素。

此外,3D头像、AR/VR版Face Time聊天通话或将成为苹果未来元宇宙的重要应用。

元宇宙风口下,科技巨头联合的趋势已经初现。Meta不仅与微软达成合作,互相开放企业级软件内容互访权限,还与AWS(亚马逊云科技)达成合作,基于云计算将开展一系列计算、存储、数据库和安全服务的合作。专家预测,在构建元宇宙的路上,Meta很可能还将与更多同行合作。

相比开放的Meta和微软,“自闭”的苹果显然有一些格格不入。“闭环生态”是苹果最大的特征和优势。苹果为不同硬件设备开发搭建的iOS、macOS、watchOS等操作系统,彼此独立又链接。封闭的生态为苹果带来更流畅智能的用户体验,如隔空投送、跨设备复制黏贴等;封闭的生态也是苹果的核心资产,它提供了更安全的系统环境,如让苹果手机硬件感染病毒概率低于安卓系统超过十几倍;更重要的是,苹果也得到了相比安卓更丰厚的“苹果税”。

近日,库克在面对来自“欧盟要求苹果开放第三方应用下载权限”的施压回复也十分强硬——“最便捷的方法就是用户换一台安卓手机。”

显然,苹果对于封闭的生态十分坚决。除非苹果自己“想开”,否则很难有外部力量撬开苹果的生态。与元宇宙“去中心化、开放”的特征相比,苹果显然与之“气场不和”。专家猜测,这或许也是库克对苹果是否入局元宇宙还不表态的原因。

“目前来看元宇宙与苹果的商业模式相悖,”马天诣指出,“去中心化的元宇宙的基本运行模式,而苹果是中心化的商业模式,所以未来能否与目前已有的苹果生态链相兼容还不得而知。”

不过,也有产业专家指出,元宇宙现阶段谈论“去中心化和开放”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在马天诣看来,元宇宙完全开放和去中心化的特征很难实现,目前科技巨头间的竞争态势决定了其生态还处于相对封闭中。其次,厂家的封闭的生态系统作为一个整体,可为元宇宙世界提供一部分功能。这显然对苹果这样的封闭生态硬件厂商是个利好消息。另一位产业专家也表达了同样观点,“目前苹果的封闭生态反而会成为提升AR头显应用体验的加分项,是否开放接口的问题或许要等到下一任CEO来决定。”

“科技发展离不开开放共享的生态。”赛迪顾问电子信息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袁钰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苹果若固守“产品性能线性提升+品牌溢价”模式,由于闭门造车对偶然因素依赖过多,未来有可能会被开放开源的生态边缘化。袁钰举例说,“近年的Apple TV、HomePod等产品就是被边缘的典型产品,已与全球主流产品距离越拉越大。”

以2017年发布的智能音箱产品HomePod为例,尽管苹果从未正式披露过HomePod的销售情况,根据第三方CIRP的统计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HomePod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仅为5%左右,而亚马逊的Echo占据七成。

“iPhone较之于国产智能手机,除去BOM物料成本,品牌溢价比重高达45%-55%,为苹果带来丰厚利润。”袁钰判断,苹果很难为AR头显或者说元宇宙开放生态和接口。“从目前来看,苹果的AR眼镜还会延续既有风格,自成体系,以维系苹果的品牌溢价。”袁钰表示。

如今,苹果入局AR/VR诸多条件与彼时入局智能音箱之时十分相似。2017年的智能音箱,国际市场几乎被谷歌Home和亚马逊 Echo瓜分;中国市场被小爱同学、小度音箱、天猫精灵等诸多品牌占领。苹果HomePod以349美元的价格入场(后调价至299美元),HomePod市占率一直徘徊在5%左右,强大的苹果生态也带不动HomePod。

此次,苹果AR头显也已经迟到一步。国际上,VR头显市场Meta Quest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IDC数据);微软凭借28.8%的占有率占据MR/AR第一宝座。国内方面,HTC、Pico、大鹏、Nolo及爱奇艺等企业等瓜分大部分市场。

根据媒体爆料,此次苹果即将发布的AR头显售价高达1000美元,而Oculus Quest2售价为299美金,国内主流VR头显定价也未超过3000元(470美元)。高价的AR头显是会像HomePod一样曲高和寡,还是能复制iPhone一样的成功?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无论是专家学者、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还是产业分析师,对“苹果即将推出AR硬件”这一新闻,鲜有唱衰者,人们都对苹果能推出怎样的元宇宙产品充满期待。

距离2016年的VR元年已经过去5年,无论是HTC、索尼、还是Oculus都未能将VR/AR做成一个畅销的消费电子产品。数据不会说谎,2020年的VR头戴设备全球出货量为500万台,而同期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2.92亿台(IDC数据)。以品牌为例,2021年第四季度,小米、vivo和OPPO的全球出货量分别4430万台、3330万和3320万台,而被称为现象级产品的Oculus Quest 2自2020年发售以来累计销量才刚突破1000万台。

产业界期待苹果推出VR/AR产品,究其原因是苹果的入局将带来更多媒体曝光和流量,苹果的入局也势必会加速上下游产业器件的进步,产业体量或将得到指数级增长,使用场景和商业模式或将出现新一轮丰富。

“明年苹果推出AR眼镜后,我期待全球AR设备出货量达到千万级别,许多品牌或许有望成为AR/VR界的三星、小米、vivo和OPPO。”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VR硬件厂商高管对记者说。从客观条件来说,苹果丰富的硬件矩阵和软件生态也有助于把AR硬件做成功。

清华大学元宇宙实验室负责人李祖希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手机与AR/VR硬件并非绝对的替代关系,目前手机是工作效率更高和应用场景也更为广泛的生产工具,手机和元宇宙的接口硬件(如VR/AR头显)或许会形成互补的共生关系。基于苹果在手机赛道的领头羊地位,iPhone加持下的AR头显也具备一飞冲天的潜质。

马天诣预测,苹果的闭环生态也将给即将发售的AR头显带来好处——生态闭环具有安全性高和流畅度大的优点,在元宇宙的发展中也至关重要。比如,苹果凝聚多年语音识别技术积累的Siri,可以帮助AR进行语音识别和控制。Apple watch辅助触摸可以帮助进行AR交互,比如,只需一些手势可以控制手表,实现手机/手表/AR眼镜的连接。

此外,苹果先后布局了ARKit和AppClip,丰富AR软件生态,如今建设也初具规模——根据苹果官方数据,目前苹果拥有“全球最大的AR平台,拥有数亿台支持AR的设备,以及AppStore上的数千个AR应用程序。”

“这是一个前景光明的赛道,就如同2007年的智能手机赛道,很多的产业链都亟待完善和丰富,需要苹果这样的巨头引领发展。”翁冬冬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说,目前人们对元宇宙概念的兴趣空前高涨,苹果这样的品牌自带IP光环,很有可能会比第一代iPhone卖的更好。

*博客内容为网友个人发布,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