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这样一个世界:你和生活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朋友坐在同一张沙发上谈天说地,或者在海滩上的虚拟办公室里奋笔疾书……

欢迎来到元宇宙——一个听起来非常神奇的未来愿景。科技界的大腕儿们正押注于此,视其为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飞跃。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来自科幻小说。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其作品《雪崩》中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当时这个词被译为“虚拟实境”。小说中,人们在数字游戏世界中互动。这部作品被许多人视为“反乌托邦文学”的经典之作。

《雪崩》构建的未来世界一直受到硅谷企业家的推崇。今年10月下旬,社交媒体公司脸书(现已更名为Meta)宣布将成立新的团队,以完成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愿景”。这进一步激发了市场对元宇宙的热情,元宇宙一词成为当下科技行业最热门的流行语之一。

“当人们谈起脸书,想到的将不再是社交媒体,而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元宇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写道,“如今的脸书面临许多严重的问题,从反垄断立法到对该公司助长疫苗错误信息的指控。但当扎克伯格参加公司新季度的电话会议时,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与这些问题不相关的事情上——1个小时的通线次元宇宙。”

扎克伯格是首个公开宣布全力向元宇宙转型的科技界大佬。在接受美国科技媒体“TheVerge”采访时,这位话题人物表示,元宇宙将是全球科技行业进入下一篇章的重要一步。他宣称,“脸书将在5年之内,从一家以社交媒体为主业的公司彻底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科技界对元宇宙没有明确的定义。约旦《约旦时报》认为,从广义上讲,元宇宙涉及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融合。“元宇宙爱好者们梦想着这样一个未来:在这个世界,人的想法可以无限拓展,我们能够被传送到犹如身临其境的数字环境中……借助增强现实(AR)眼镜,用户可以真正实现在网络世界中‘漫步’”。

CNN称,用户可以通过数字化身在元宇宙中走动,并与其他用户实时互动。“举例来说,当你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举行虚拟会议时,你们可以如见其人地围坐在虚拟会议桌旁,而不是在Zoom软件上盯着对方2D的脸交谈”。

人们对元宇宙的描述与期待不尽相同,但普遍认为“元宇宙将模糊现实经济与虚拟娱乐的界限”。“虽然元宇宙世界被描绘得非常诱人,但一些问题始终存在。从科技公司如何处理个人的安全与隐私,到人们是否真的想在虚拟世界中度过大部分时光,这些都还没有定论。”CNN写道。

自互联网出现以来,人们就从未停止对建立元宇宙的尝试。21世纪初,游戏《第二人生》曾试图为人们营造一个可以用数字化身真实生活、消费的虚拟幻境。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听音乐会、参观艺术画廊,甚至使用加密货币“玛纳”在赌场一试身手。

《堡垒之夜》也曾进行过类似的尝试。2020年,该游戏的1230万名玩家同时在线,欣赏美国说唱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的虚拟演唱会。今年4月,该游戏的开发商EpicGames宣布,将追加10亿美元研发费用,以支持“元宇宙愿景”。

年轻一代无疑是元宇宙最积极的参与者。在备受年轻人欢迎的游戏创作平台Roblox上,于今年5月发布的一款虚拟Gucci包的价格已被炒到惊人的4100美元,虽然比实体包还贵,但这丝毫无损其受欢迎程度。为该平台提供元宇宙咨询服务的技术顾问凯西·哈克尔告诉《约旦时报》,年轻人愿意在数字奢侈品上砸钱,说明“下一代人更愿意将真实的意义赋予虚拟体验和虚拟对象”。

“我第一次观看演唱会是在体育场,我儿子则是在Roblox上参与了说唱歌手LilNasX的演唱会。虽然(演唱会)在虚拟平台上举办,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真实的地方。”哈克尔说。

在《雪崩》中,人们为了逃避现实而躲入虚拟空间。这部小说问世20多年后,其描述的许多场景被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电影《头号玩家》搬上了银幕。小说和电影的不少爱好者认为,元宇宙将侵蚀人们的现实生活,弊大于利;但在哈克尔看来,加入元宇宙并不意味着一个人要24小时置身虚拟空间,“至少目前不会”。

数据分析公司Wedbush的技术分析师迈克尔·帕赫特告诉《约旦时报》,即便是在元宇宙开发领域快人一步的脸书,目前仍有许多技术难题未能解决,扎克伯格为公司定下的“5年转型”目标很难兑现。

“但他们的确有巨大的优势:每天有10亿人登录(脸书)。如果它们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多的娱乐场景,或许会离成功更近一步。”他说。

想象这样一个世界:你和生活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朋友坐在同一张沙发上谈天说地,或者在海滩上的虚拟办公室里奋笔疾书……

欢迎来到元宇宙——一个听起来非常神奇的未来愿景。科技界的大腕儿们正押注于此,视其为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飞跃。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来自科幻小说。1992年,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其作品《雪崩》中首次提出了这一概念,当时这个词被译为“虚拟实境”。小说中,人们在数字游戏世界中互动。这部作品被许多人视为“反乌托邦文学”的经典之作。

《雪崩》构建的未来世界一直受到硅谷企业家的推崇。今年10月下旬,社交媒体公司脸书(现已更名为Meta)宣布将成立新的团队,以完成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愿景”。这进一步激发了市场对元宇宙的热情,元宇宙一词成为当下科技行业最热门的流行语之一。

“当人们谈起脸书,想到的将不再是社交媒体,而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元宇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写道,“如今的脸书面临许多严重的问题,从反垄断立法到对该公司助长疫苗错误信息的指控。但当扎克伯格参加公司新季度的电话会议时,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与这些问题不相关的事情上——1个小时的通线次元宇宙。”

扎克伯格是首个公开宣布全力向元宇宙转型的科技界大佬。在接受美国科技媒体“TheVerge”采访时,这位话题人物表示,元宇宙将是全球科技行业进入下一篇章的重要一步。他宣称,“脸书将在5年之内,从一家以社交媒体为主业的公司彻底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科技界对元宇宙没有明确的定义。约旦《约旦时报》认为,从广义上讲,元宇宙涉及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融合。“元宇宙爱好者们梦想着这样一个未来:在这个世界,人的想法可以无限拓展,我们能够被传送到犹如身临其境的数字环境中……借助增强现实(AR)眼镜,用户可以真正实现在网络世界中‘漫步’”。

CNN称,用户可以通过数字化身在元宇宙中走动,并与其他用户实时互动。“举例来说,当你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举行虚拟会议时,你们可以如见其人地围坐在虚拟会议桌旁,而不是在Zoom软件上盯着对方2D的脸交谈”。

人们对元宇宙的描述与期待不尽相同,但普遍认为“元宇宙将模糊现实经济与虚拟娱乐的界限”。“虽然元宇宙世界被描绘得非常诱人,但一些问题始终存在。从科技公司如何处理个人的安全与隐私,到人们是否真的想在虚拟世界中度过大部分时光,这些都还没有定论。”CNN写道。

自互联网出现以来,人们就从未停止对建立元宇宙的尝试。21世纪初,游戏《第二人生》曾试图为人们营造一个可以用数字化身真实生活、消费的虚拟幻境。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听音乐会、参观艺术画廊,甚至使用加密货币“玛纳”在赌场一试身手。

《堡垒之夜》也曾进行过类似的尝试。2020年,该游戏的1230万名玩家同时在线,欣赏美国说唱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的虚拟演唱会。今年4月,该游戏的开发商EpicGames宣布,将追加10亿美元研发费用,以支持“元宇宙愿景”。

年轻一代无疑是元宇宙最积极的参与者。在备受年轻人欢迎的游戏创作平台Roblox上,于今年5月发布的一款虚拟Gucci包的价格已被炒到惊人的4100美元,虽然比实体包还贵,但这丝毫无损其受欢迎程度。为该平台提供元宇宙咨询服务的技术顾问凯西·哈克尔告诉《约旦时报》,年轻人愿意在数字奢侈品上砸钱,说明“下一代人更愿意将真实的意义赋予虚拟体验和虚拟对象”。

“我第一次观看演唱会是在体育场,我儿子则是在Roblox上参与了说唱歌手LilNasX的演唱会。虽然(演唱会)在虚拟平台上举办,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真实的地方。”哈克尔说。

在《雪崩》中,人们为了逃避现实而躲入虚拟空间。这部小说问世20多年后,其描述的许多场景被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电影《头号玩家》搬上了银幕。小说和电影的不少爱好者认为,元宇宙将侵蚀人们的现实生活,弊大于利;但在哈克尔看来,加入元宇宙并不意味着一个人要24小时置身虚拟空间,“至少目前不会”。

数据分析公司Wedbush的技术分析师迈克尔·帕赫特告诉《约旦时报》,即便是在元宇宙开发领域快人一步的脸书,目前仍有许多技术难题未能解决,扎克伯格为公司定下的“5年转型”目标很难兑现。

“但他们的确有巨大的优势:每天有10亿人登录(脸书)。如果它们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多的娱乐场景,或许会离成功更近一步。”他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