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右脑时代来临,虚拟世界将是对人类才华的无限放大。” 郭晓喆称,开发数字人形象时,自己的团队在内部“卷”了一下:“当我们翻阅大量历史典籍的时候,苏小妹找到了我们。她从历史上消失的一刻,就是故事开始的一刻。”

2月22日,在剁椒TMT与险峰K2VC的沙龙现场,她详述了自己从0到1打造数字人的心路历程。作为蓝标旗下蓝色宇宙虚拟IP经纪业务合伙人,她发出这样的感叹—— “虚拟人的世界最终拼的是讲故事的能力,这是幕后团队审美、价值观、世界观的输出。”

另一边,因制作“虚拟邓丽君”全网爆红的数字王国,首次曝光了全新的虚拟人——Elbor。 身在美国的数字王国CEO谢安,通过视频的方式参与沙龙,他表示:“不管是商业、社交、教育、娱乐,虚拟人都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全场人气最高的数字人,要数冬奥冠军谷爱凌的数智分身“Meet Gu”。

在中国移动咪咕的精心运营下,Meet Gu参与了北京冬奥会多场滑雪赛事的解说,其Q版手办也被一抢而空。随后,Meet Gu还将跨界亮相更多的体育赛事直播,参与直播带货,与粉丝互动等多场景应用。2022年,数字人迎来了高光时刻,但这一赛道也前所未有的“卷”起来了。当天的沙龙,百度、数字王国、蓝色光标、咪咕、摩登天空5家公司的代表前来现场,全方位揭秘了数字人行业幕后的种种。

“人为设定人设,AI注入灵魂。”百度智能云互娱行业解决方案总监张彬,这样定义数字人的创造法则。 意外的是,资深的“百度老师”,与初入数字人领域的摩登天空“一见如故”。 摩登天空VP、视觉创意厂牌MVM主理人李帅对于数字人和潮流文化的分享,引发了百度张彬的关注。李帅称,“百度老师”全程在跟他眼神交流,仿佛在说“小伙子干得不错”。会后,两人还相互表达了深度合作意向。 当技术大拿、运营专家、潮流达人悉数入局,数字人行业将“卷”出一个怎样的未来?

作为数字人领域的资深团队,百度智能云已经打造了央视新闻AI手语主播、龚俊数字人、度晓晓、希加加等多个数字人形象。 百度智能云的张彬认为,目前数字人在技术层面已经走到了3.0时代。1.0时代的虚拟人以洛天依为代表,官方初始形象+Vocaloid语音合成;2.0时代的虚拟人,则是2D/3D模型+实时动作捕捉+声优配音,综艺节目《2060》中的诸多数字人都是类似模式搭建而成。 3.0时代的数字人显然更聪明了。不仅有唇动表情预测,数字人说话的内容既可以通过TTS的方式由文字驱动,也可以交给AI,用NLP技术解决,其交互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

从应用场景来看,百度智能云将数字人分为两类——服务型数字人和演艺型数字人。人们愿意跟数字人深入交流什么内容?什么样的脸型是受众所喜爱的?当前,百度智能云可以通过科学统计和艺术创造,找到数字人外观的美学基底。还可以AI技术去调整更多外形细节,如眉形、服饰、发型的更换。 “有了数字人的外型外,我们还要从内到外的去打造数字人的人设和世界观。打造数字人的情感、背景故事,包括他是什么样的角色,有什么表现力的符号,外表穿着打扮,表情、说话的声音、语调等。我们打造出的数字人,具备一套从内到外的完整方法论。”张彬称。

百度智能云还首次为数字人加入表情可变的口型合成算法,口型准确率达到98.5%;自主设计研发智能绑定控制系统,实现生动的面捕实时驱动,并可针对表演者进行快速优化,兼容第三方模型的接入。除百度外,不同公司基于自身优势,正在输出各自的数字人开发能力和应用。以电影特效制作见长的数字王国,早在2008年《返老还童》影片中就运用了虚拟人技术,而2022年江苏跨年演唱会上的虚拟邓丽君正是由数字王国打造而成。 数字王国CEO谢安表示,数字王国在虚拟人技术提升上,从原始的电影特效,可以结合到人工智能包括机器学习、深度学习,还有如何利用游戏引擎,可以让虚拟人在实时的环境下与人交流互动。

“在复活已故明星方面,从2012年到现在,我们已经有了10年的技术积累。”数字王国中国区负责人介绍,数字王国推出了4M技术,包括深度学习实时脸部模拟虚拟人技术、全3D实时操偶型虚拟人技术、人工智能多模态自动对话虚拟人,以及跨平台虚拟人整合展演系统。 基于以上技术,数字王国让数字人走出荧幕,走上舞台,将逝去的明星再次带回到观众身边。 未来,数字王国也将用精湛的技艺,将更多虚拟人推上舞台,今年的运营重点之一就是虚拟人Elbor。

这位分辨率达到8K标准的虚拟人,走出了当下数字形象不是帅哥就是美女的窠臼,定位为一位有涵养的、值得信赖、给人以启迪和安慰,又因为时间感而有点神秘的小老头。 “我目睹群星闪烁,穿过时间之河。”这句文绉绉的话,正是Elbor性格与学识的写照。

“技术门槛一定会突破,随着UE5驱动引擎的发布,我们会觉得未来一定可以解决实时解算和实时渲染的问题。技术的门槛一定会越来越降低,今天我们做一个数字人成本很高,未来一定会越来越便宜。” 然而话锋一转,蓝色宇宙郭晓喆直言:“造人容易养人难。”

市面上近两年推出的虚拟人很容易在社交平台上快速涨粉后遭遇增长瓶颈,原因在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但虚拟人可以长线活下去是非常艰难的,需要持续的经营和运营,“虚拟的世界只会越来越卷”。

数字人开发,需要技术、艺术和背后支持人员的稳定输出,拼的是团队实力。蓝标也考虑将在虚拟人制作人、经纪人、编剧、导演、中之人培训上布局发力。 作为苏小妹的制作人和经纪人,郭晓喆称,她想看到的虚拟人是可以给自身带来超越边际的美好想象的人物。

这一点,她与咪咕王珊珊达成了共识。“完美不是立人设的目标,而是要找到差异化人设,粉丝能参与到这个数智人的成长历程,这样的内容会有温情、有共情、有启发,也才更有价值;这才是数智人可以长期发展的宝贵资源。”咪咕体育数智达人(MSC)工作室负责人王珊珊如此认为。在她看来,融合艺术和技术的“超级创意&技术专家”团队将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引领者,一个团队的高质量作品的呈现,离不开工匠精神的持续打磨,这样也能进一步去突破、去探索这个行业新的“技术+内容+场景+运营”整合突破。 IP设定也与数字人的路线规划有关,如数字王国的明星复活数字人,就尽量遵循明星本人特征和生前意愿。

谈到2022年,虚拟邓丽君将怎么发力,数字王国中国区负责人介绍:经历近14年的探索,数字王国围绕虚拟人及其技术的商业化拓展逐渐从B端市场向消费者群体倾斜,虚拟邓丽君将在2022年更为深入大众视野。如今,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已经有了虚拟人邓丽君的社交账号,定位是复活邓丽君,以邓丽君的艺术情感和艺术精神来做数字人的人设支撑。

经手过多个数字人的商业化开发,郭晓喆表示,运营是可复制的,有标准的玩法,有方法论可行,但要想大火,“这得看命”。那数字人的持续运营拼的是什么?郭晓喆认为,拼得是讲故事的能力,包括故事内核、综合叙事、非人想象和第二人生的想象容量。她认为数字人也该参照人类社会体系,拥有虚拟世界的丛林法则,虚拟数字人角色可包括群众身份、平民玩家、职业身份、网红KOL、艺能人、陪伴型idol等。

苏小妹则被定义多种人设标签的符合型人物,包括“正能量灵气甜妹儿”“传统文化传播者”。在开发运营苏小妹的规划上,郭晓喆表示,将围绕四个开发体系展开,即传统艺能养成、文化美学、社会身份嫁接和世界观的构建。

“数字虚拟人‘苏小妹’元宇元里诞生的苏小妹,她既保留了对中华文明的美好憧憬与向往,也融入了虚拟技术的创意表达。她热爱诗词歌赋、国风舞蹈,同时将不断学习、体验现实世界的美好日常。”郭晓喆介绍,苏小妹在开发上,就考虑了三个世界里的身份角色,分别是古代、元宇宙和现实世界。 无独有偶,咪咕在开发谷爱凌的数字人Meet Gu时,也进行了3个类型版本的开发,包括适应实体衍生品开发的Q版,引发了“一谷难求”、“求谷得谷”的现象级事件;适应长短视频、滑雪动作演示、裸眼3D场景的3D拟真人版,以及适应超高清内容呈现、演播室虚实呈现的超写实亚实米级版本。

打造谷爱凌数字人的多个版本,也是基于谷爱凌自身推广冰雪运动的愿望,在更多应用场景中让全民热爱冰雪运动。在被现场观众问及Meet Gu是否会像谷爱凌一样步入时尚圈时,王珊珊表示,在征得谷爱凌本人同意的情况下,Meet Gu会策划更加有趣、破圈的跨界融合。 此次北京冬奥会,咪咕的破圈运营,也让咪咕的数智人得到了现象级的曝光。咪咕的数智人开发,从其自身优势的体育领域,正在向文娱领域进行融合。 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在咪咕元宇宙演进路线图的战略布局下,提前推出了冬奥冠军谷爱凌的数智分身Meet GU,携手UFC打造了首个格斗数智达人尤子希,携手NBA打造了首个篮球数智达人古逸飞,以及动感地带品牌代言人“橙络络”、新国风数智组合麟犀、视频彩铃M启明星–数智达人R.I.M.瑞米等多个横跨体娱的数智达人,咪咕数智达人家族正在向文博、音乐、游戏等多场景进行跨界融合。

摩登天空VP视觉创意厂牌MVM的主理人李帅认为,在符合人设和对潮流文化的理解下,虚拟人的创意不必过度设限。摩登天空今年推出了首位虚拟音乐人Miro,集Mirror(镜子)和Miracle(奇迹)寓意于一身的数字人,象征着如镜子一样呈现出现实与虚拟之间的折射。未来,Miro将以音乐为语言表达对新世界的感知,运用音乐、潮流文化等视听语言,作为连接与打破虚拟/现实边界的载体,以更加立体的虚拟音乐人形象持续感知,创作,诠释更多可能。

不同于其他数字人,Miro呈现的方式存在较多的“二次元”元素。在被问及原因时,李帅表示,摩登天空要建造的虚拟人不是唯一的个体,还要承载出整个“摩登天空无限宇宙”世界观的建设和与公司内容的结合能力。 “这样看起来目前选择一个二次元形象是最优的一个模式,我们认为二次元的的想象力更丰富。”据李帅介绍,MVM正在从视觉呈现激发音乐创作灵感的角度,进行更多的创意元素跨界融合。 可以预见,观点碰撞和深度交流下,数字人赛道也会随之迎来更多的创意和发展。 “未来,我们只造一种人,打开人类美好想象的虚拟人。”郭晓喆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