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年轻的西蒙没有立即理解卢梭、洛克和伏尔泰关于自由的理念是如何影响世界的,那么他很快就会在1797年形成清晰的概念。那时,委内瑞拉发生了另一场大胆争取独立而未遂的运动,这次的领导人是有地位的白人。运动最先始于马德里,是共济会组织的反对国王的政变。西班牙作家兼教育家胡安·包蒂斯塔·比科内利在委内瑞拉的拉瓜伊拉港遭到指控、逮捕并被判入狱。

在那里,戴着镣铐的他与两名持不同政见的克里奥尔人取得了联系:一位是退役陆军上尉曼努埃尔·瓜尔,他的父亲曾与胡安·比森特·德·玻利瓦尔上校并肩作战;另一位是何塞·马里亚·埃斯帕尼亚,他是海滨城镇马库托的地主和地方检审庭法官。曼努埃尔·瓜尔和何塞·马里亚·埃斯帕尼亚两人在加拉加斯精心策划的反西班牙的密谋最终被当局识破,两人通过加勒比海的几个港口逃之夭夭。

法庭审查他们的文件时了解到了他们的革命目标:完全控制军队和政府,自由种植和销售烟草,取消销售税,与外国势力自由贸易,结束金银出口,自由组建军队,实现各肤色人民绝对平等,取消印第安人纳贡,废除奴隶制。殖民地政府开始抓捕任何与这场疯狂阴谋有一丝牵连的人,理发师、神父、医生、士兵、农民都不放过,而他们发现了指向西蒙·罗德里格斯的证据。无法确定罗德里格斯是否告诉过他的学生自己与瓜尔和埃斯帕尼亚有联系,但14岁的玻利瓦尔很可能旁听了对罗德里格斯的审判,因为他的儿时导师、著名律师何塞·米格尔·桑斯负责为老师辩护。

在桑斯的帮助下,罗德里格斯躲过定罪,但法庭裁定,只有他永久离开殖民地,才会撤销对他的指控。罗德里格斯乘船前往牙买加,甚至没有和妻子、兄弟、前同事或他那敏感的学生道别。在牙买加,他化名塞缪尔·鲁滨逊,然后前往美国,最终去到欧洲,许多年后他在那里再次遇到了西蒙·玻利瓦尔。这个男孩被留下来,跟随其他远不如罗德里格斯有趣的老师艰难继续学业。但是卡洛斯·帕拉西奥斯对外甥现在该做什么有着自己的打算。

为了令他满足继承遗产的条件,唐·卡洛斯让西蒙加入了阿拉瓜山谷的“白人志愿者”精英民兵队。这是西蒙的祖父胡安·德·玻利瓦尔创办的,他父亲唐·胡安·比森特曾负责指挥。西蒙花了一年时间接受“军事”训练,这是曼图亚诺男孩必经的成年礼。在此期间,他研习了地形学、物理学,在格斗技术方面无疑只学到了皮毛。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提拔为少尉,由此跻身一个令人垂涎的核心集团。“我一直担心孩子们,”埃斯特万·帕拉西奥斯从西班牙致信卡洛斯,“尤其是西蒙。”

西蒙刚满15岁,两位舅舅就决定让他在埃斯特万的监督下到马德里学习一段时间,好圆满完成他的学业。这是唐·胡安·比森特·德·玻利瓦尔一直以来的愿望,唐娜·康塞普西翁也有此意,只是由于西蒙外祖父的固执(也许是舍不得花钱),才使他们两兄弟留在了家里。1799年1月,西蒙乘船前往加的斯,他以为哥哥胡安·比森特随后也将前来。卡洛斯非常担心这个男孩的巨额遗产可能会从家族指缝中溜走,他在给埃斯特万的信中写道:“正如我之前说过的,要好好看管他,因为首先,他会胡乱花钱,毫无约束和智慧可言;其次,他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富有……如果他的行为缺乏判断力,就要对他严加训斥,或者把他送进一所管理严格的学校。”

西蒙在拉瓜伊拉港口登上“圣伊尔德丰索号”轮船时,何塞·马里亚·埃斯帕尼亚——瓜尔—埃斯帕尼亚同党中的一个——正乘独木舟秘密重返委内瑞拉,结束近两年的逃亡。几个月来,埃斯帕尼亚设法躲避了当局的追捕,从一个村庄逃到另一个村庄,直到最后躲进了一户黑人家庭。在西蒙横渡大西洋的途中,西班牙军队突袭了埃斯帕尼亚的藏身之处,逮捕了他,并以叛国罪将他定罪。他被绑在一头骡子的尾巴上,拖到加拉加斯的中央广场。在那里,他被处以绞刑,遭到肢解,头和四肢被送往殖民地的偏远角落。人们再一次目睹了铁笼子、腐烂的肉体和贪婪的秃鹫,这一切都在提醒他们:西班牙绝不姑息革命者。

不到一年,西班牙间谍就在特立尼达岛上找到了曼努埃尔·瓜尔,并用一小瓶毒药轻而易举地结果了他。自打记事起,西蒙就恳求舅舅们送他去西班牙,所以在1799年1月19日登上“圣伊尔德丰索号”甲板时,他意气风发地期待着一场人生冒险。他的客舱同伴埃斯特万·埃斯科瓦尔是一位绝顶聪明的13岁男孩,获得奖学金前往西班牙塞哥维亚的军事学院学习。由于有相似的成长背景,这两个男孩成了朋友。他们乘坐的是一艘轻快敏捷的战舰,修建于港口城市卡塔赫纳。它原属一支由六艘战舰组成的分舰队,曾参加过加勒比海和大西洋上的多起小规模战斗,并将在5年后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遭遇惨痛的命运。

它有74门大炮,能承载600人,是西班牙王室最好的现役战舰之一。但是乘坐一艘为作战而造的船在海上航行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圣伊尔德丰索号”上一次从美洲向加的斯运送乘客时,它所在的由26艘舰船组成的船队在圣文森特角海战中与英国人相遇。西班牙的战舰现在被用来运送乘客和货物,这是西班牙经济一蹶不振的一个标志。“圣伊尔德丰索号”上一点也不舒适:住宿拥挤,食物不合标准,同船乘客粗鲁无礼。但男孩们被分配了特殊的住处,享受在甲板以上居住的特权,远离舱底和害虫。

随着他们向北航行,穿过加勒比海水晶般湛蓝的海域时,他们逐渐适应了海上的生活。从一开始,船长就对这两位年轻乘客很慷慨。可想而知,他们在他的教导下收获良多:玻利瓦尔后来将发现,这些知识对一场一路延伸到大海的革命而言至关重要。然而,船长的宽宏大度并不能掩盖远航的潜在危险和时代的紧张氛围。“圣伊尔德丰索号”以运载贵金属而闻名——之前它曾向加的斯运送汞和白银,所以觊觎它的不仅有英国敌人,还有几个世纪以来横行在加勒比海域的海盗。

这次航行之所以危险,还有另一个原因:羽翼未丰的美国海军陷入了一场激烈的“准战争”,对手是无情劫掠美国商船的法国私掠船。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法国和美国曾是盟友,但法国大革命和随后的贸易战破坏了这份友谊。海上角力随时可能演变成全面冲突。事实上,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期,联盟关系经常发生变化,很难判断一艘驶近的船是敌是友。几年前还与葡萄牙结盟对抗法国的西班牙,现在却与法国联合对抗英国。而贯穿西蒙·玻利瓦尔的少年时代,美国在经历了一场对抗英国的残酷革命之后,业已成为英国的主要贸易伙伴。

尽管冒着重重危险,“圣伊尔德丰索号”在离开拉瓜伊拉港14天之后,还是于2月2日如期抵达了墨西哥的韦拉克鲁斯。在把700万银币装上船队的货舱后,船长本打算起锚向东,经哈瓦那前往加的斯,但他被告知英国的封锁切断了通往这一方向的所有航行。“圣伊尔德丰索号”不得不在韦拉克鲁斯港停泊了46天。利用这段令人麻木的耽搁期,西蒙从当地一个商人那里借了400比索,搭乘公共马车去了墨西哥城。他的舅舅佩德罗(帕拉西奥斯兄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给过西蒙一封加拉加斯主教的介绍信。

当西蒙坐着马车进入这座辉煌的城市时,这个新西班牙的明珠、西班牙殖民帝国的骄傲以其富丽堂皇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墨西哥城让人想到柏林,”亚历山大·冯·洪堡写道,“但还要更美,它的建筑风格有种更内敛的味道。”这个繁华的总督辖区首府正值普遍富足的好日子,在这个黄金时代,贵族们人人都在兴修豪宅,好把邻居比下去。气派的林荫大道,奢华的住宅,宽敞的公园,活跃的商业,这些都代表了墨西哥日后再无法超越的宏伟巅峰,令玻利瓦尔叹为观止。

他在乌卢阿帕侯爵的豪华宅邸舒舒服服待了一周。安排住宿的是墨西哥城首席法官唐·吉列尔莫·阿吉雷,他是写下西蒙手中那封介绍信的主教的侄子。在阿吉雷的引见下,西蒙打入了墨西哥上流社会,并被介绍给位高权重的总督阿桑萨。有很多著述论及西蒙与总督的谈话,以及他发表的据说大胆且极具煽动性的革命言论,这些不能确定是否为真,因为很难相信一位墨西哥统治者会与一个15岁的孩子进行政治辩论。但毫无疑问,两人确实交谈过,而他们简短交谈的主题是眼下阻碍“圣伊尔德丰索号”起航的封锁。

西班牙有如此庞大的帝国,墨西哥有如此丰富的金银,可英国人却能使西班牙的贸易陷入停滞。西蒙的出现是封锁带来的直接后果,印证着西班牙的无能。任何人都不免会有这种想法。据说此番西蒙被引见给墨西哥上流社会,为他带来了第一段浪漫史。他曾在加拉加斯和漂亮的表姐妹们打情骂俏,从他爱好音乐的舅舅索霍神父那里学会了跳舞,他穿着打褶花边领的衬衣和俊俏的马夹,俨然一副花花公子模样。但在港口城市韦拉克鲁斯度过了25天的无聊和闲散日子之后,西蒙终于有机会体验一次情感的冲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突发!中国这里宣布:彻底取消强制隔离!中国将放宽部分入境限制!?或释放重大开放国境信号!

iPhone 14 Pro相机狂抖有解了!苹果释iOS 16.0.2修复五大Bug

RTX 4090显卡上架:两倍RTX 3090 Ti性能 国内12999元起

六大片区,1.8万人,征地6776亩,成本近400亿!海口旧改潮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