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做客阿尔卑球场的佛罗伦萨一开始就没准备客气,反客为主的打起了压迫式进攻。但排兵布阵上,普兰德利却略显保守。主将穆图因伤缺阵给佛罗伦萨带来了一点困难,因此普兰德利只谨慎的摆出了帕奇尼一名前锋。

佛罗伦萨真正攻到尤文前场的机会并不多。戈比进了第一个球后,佛罗伦萨更是明显的收缩防线,只通过长传来找帕奇尼,并通过他的头球摆渡和做球来组织第二波进攻。这使得帕奇尼在莱罗塔列和泽比纳的贴身逼抢下,拿球加倍的困难,佛罗伦萨的威胁降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与此同时,尤文对佛罗伦萨的右路发起猛烈的进攻。佛罗伦萨的右边锋桑塔纳是前场攻击的主要力量,因此对防守的投入并不多,使得同一侧的右后卫乌伊法鲁西压力倍增。尤文通过这一路的进攻连续打入两球将比分反超。

这两个进球都显示出佛罗伦萨非常明显的缺点:防空能力不足。佛罗伦萨的两个中卫头球能力比较一般,加上门将弗雷个子比较小,接高球的时候显得自信不足,多次跳起击球都打不远,直接导致了西索科的第一个进球。尤文的第二个进球则是莫里纳罗的左路传中,穿过了整个禁区,和所有防守球员的头顶,被远点的卡莫拉内西临空射入。

毕竟后防也没好到那种程度,如果没有足够的攻击力度的话,后防不堪重负就容易犯错。普兰德利也不含糊,直接用奥斯瓦尔多换下表现不佳的乌伊法鲁西,接着又用上一轮打入制胜进球的非洲前锋怀戈换下桑塔纳。从单前锋到三前锋,拼死反扑的决心一览无余,前场的帕奇尼将不再孤军奋战!

这时候拉涅利作出了最错误的,足以影响战局的两个换人,先后用诺切利诺和亚昆塔换下了并没有显示任何身体不适的卡莫拉内西和皮耶罗。这两个场上最有威胁的人下场后,尤文的进攻基本熄火。

他的初衷也很好理解,加一个防守型中场加固防守,同时上一个速度快冲击力强的前锋好牵制对方的后防。思路可以理解,但不等于正确。这是上世纪的老一套足球理念,在如今的足坛中,这种小富即安,想靠小比分死守住胜利的套路已经无数次被证明很难行得通。这场比赛中普兰德利就是摆在眼前的例子。这年头流行的是领先更要进攻,以攻制攻。陈熙荣指导常喜欢说文革时候的一句老话:敌人松一松,我们攻一攻。而正是拉涅利在进攻上的松懈,减小了佛罗伦萨的后防压力,给了他们肆无忌惮的强攻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