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官方宣布——贝尔合同到期,将在今夏离队。而在贝尔离别时,皇马也向“大圣”表达了感谢与爱,称“贝尔是皇马历史永远的传奇”。

从C罗2018年走后,国家队>高尔夫>皇马,已成了多数球迷对“大圣”的刻板印象。然而,9年19冠的威尔士前锋,也绝非只会躺赢。

从欧冠三连期间3届决赛打入3球,到世俱杯金球奖,再到那个载入史册的国王杯决赛外道超车……即将卸下白袍的贝尔,或许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9年前,年轻的我来到这里,心怀实现皇马梦的愿望——穿上这件纯洁的白色球衣,队徽印在胸前,在伯纳乌球场踢球,和这支欧冠历史底蕴深厚的球队一起夺取欧冠冠军。”儿童节当天,合同还剩最后1个月的贝尔,提前发表了亲笔告别信。

9年之于贝尔,是不折不扣的冠军收割之旅——出场258次,打入106球,助攻67次,帮助球队3夺西甲、5夺欧冠,另还有3座世俱杯、3座欧洲超级杯、1座国王杯和1座西班牙超级杯。

更重要的,是2013-2018的5年间,正值黄金年龄的贝尔,并非C罗的僚机,而是决赛每每逆转胜负天平的关键先生:

2017-2018赛季欧冠,替补登场的贝尔梅开二度,联手本泽马完成对利物浦的经验碾压。那个极尽写意的侧身凌空抽射,更可媲美16年前齐达内的“天外飞仙”。

2013-2014赛季国王杯决赛,他外道超车巴尔特拉完成绝杀,“两点之间,贝尔最短”,更成为球场“飙车”的金句之一。

本赛季,意外选择留守伯纳乌的贝尔,虽然角色进一步边缘化,但福将本色丝毫不减。尽管在欧冠出勤时间可怜到用秒计算,但这丝毫不影响贝尔再捧欧冠。

另一个常被球迷遗忘的事实是,贝尔既是这支皇马中最贵的球员(1亿欧元转会费,与阿扎尔并列),也是这支皇马中年薪最高(3185万欧元,比阿扎尔高约900万欧元)的球员。

无论从冠军、贡献还是影响力,贝尔都是当之无愧的皇马传奇,但对于部分皇马球迷而言,贝尔在过去四年,始终常驻最不受欢迎的球员名单之列。

2018年夏,前无古人的齐祖急流勇退,C罗则另觅新天地开启挑战,终于得到“单核带队”机会的贝尔,却结结实实地砸了锅:

2019年3月,身为欧洲冠军的皇马提前四大皆空,伤病频仍、状态起伏的贝尔千夫所指,自此“大圣”开始了持续的“黑化”之旅。

齐达内二进宫,贝尔被彻底放逐——季前热身赛对垒马竞,银河战舰被对手7球痛打,一脸凝重沉默的皇马替补席上,贝尔笑得格外开心。

被换上场时,威尔士人甚至连热身都懒得动弹;而当比赛尾声两队球员爆发冲突时,贝尔选择远离人群,冷冷围观。

2020年夏天,贝尔重回成名之地热刺,然而年届三旬、荒废两年的威尔士人,在最熟悉的白鹿巷也不复神勇,尽管个别场次偶露峥嵘,但对于热刺而言性价比仍旧偏低,加之母队人事动荡,最终也未能如愿留下。

与贝尔百无聊赖相伴的,永远是媒体的刻薄——“吸血鬼”“高尔夫球手”等绰号连篇累牍,而贝尔则在去年欧洲杯小组出线后一并奉还:“我从来不听任何西班牙媒体对我的评价,那简直是浪费时间,只要你不看他们说什么,他们对你就没有任何影响。”

回望这一言难尽的四年,贝尔固然远远低于高层和球迷的期待值,场上场下如出一辙的懈怠、经纪人巴内特无休止的放炮更是减分项;然而,仁至义尽地履行完合同的皇马,也至少表现出了身为豪门和赢家的风度,双方最终的分手,也远比C罗离队时更安静。

甚至在球迷层面,也已经和威尔士人和解。皇马球迷纷纷在社交媒体祝福贝尔,称他为“绝对的队史传奇”。

早在贝尔和皇马尚有合同在身时,坊间就盛传双方将提前解约,贝尔本人则前往美国大联盟开启养老生涯,但32岁的威尔士人,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无法胜任欧洲赛场。

这支升级无望、保级无忧的威尔士首府球队,完美满足了贝尔的要求——既不必承受过度压力,又能保持必要的训练和比赛强度。

这支看似并不强大的威尔士,曾让英格兰无可奈何,让账面实力强大得多的比利时和土耳其吃瘪,而引领这一切的,都是一到国家队就满血复活的贝尔。

而在和乌克兰竞争最后一张欧洲区世界杯门票之前,率队挺过艰险的附加赛首轮的,依然是贝尔。

只要战袍由纯白变成赤红,“大圣归来”的戏码就永不缺席。这一点,身为输家的队友阿拉巴,也不得不佩服:“他让比赛变得彻底不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